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明创建 >> 思想道德建设

16岁少年廖国忠的姐弟情

责任编辑:朱波 曾万水 发布时间:2014-05-04 浏览次数:

       

       电影《我的兄弟姐妹》中有一句朴素的旁白温暖人心——“兄弟姐妹是天上的雨,降落人间后,就连在了一起,她们不离不弃,汇聚成江,奔流入海……” 。在梅县城东石月村,有一位16岁的男孩廖国忠,从6岁开始,以惊人的毅力和与温情,十年如一日守护着患有先天性脑瘫的姐姐,国忠从7岁起每天的课余时间,他都是在照顾姐姐中度过,再苦再累都毫无怨言。近日,记者来到廖国忠家,了解这个不幸家庭的困境。

廖国忠照顾姐姐情景

铁皮房挤着全家人

       国忠一家人挤在不到20平方米的铁皮房里,破旧的房间已开始有了裂缝。记者见到庆玲的时候,只见瘦弱的她躺在床上看电视,14寸的老式电视机还伴着沙沙的杂音——而这台电视机还是父亲去年攒了大半年,花200多元购买的二手货。今年19岁的庆玲在2岁时候还没法走路,走起路来左斜右歪。父母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带她去医院检查后才知道是脑瘫。父母带着她奔走在求医的道路上,但贫困的家境根本就无力支撑,只能选择在家保守治疗。随着年龄的增长,庆玲的脑瘫症状越来越明显,手脚已经严重变形,整个背部无法伸直。上天把不幸降临在这个不幸的女孩身上,却又给她送来了一个懂事的弟弟国忠。

       国忠的父母平日里打点零工,两个人每月的工资加在一起才800多元,因为收入不稳定,日子过得异常艰难。父母不在家的时候,照顾姐姐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在梅县城北中学上二年级的他,每天一放学就是赶紧回家,回到家中一边看护姐姐一边写作业,并给姐姐的手脚关节做康复训练。

姐弟情深让人感动

       记者采访的那天,国忠的父母打零工回来得比较晚,他先煮好饭给姐姐吃。只见他用汤勺一勺一勺地喂,动作十分娴熟。他把碗里仅有的4个肉丸串成一串递给庆玲,庆玲告诉记者,“为了省钱给她治病,一家人的日常花费减到最低,一家人一顿饭最好的菜肴就是葱煎鸡蛋,省下的钱买鱼、肉丸都只是给她吃。弟弟其实也喜欢吃肉丸,却总说不喜欢,让给自己吃……”说着,两颗硕大的泪珠从这个瘦黑的女生眼中滴落……

廖国忠为姐姐煮菜

       

       家里没人的时候,庆玲就忍着不喝水,因为没人可以帮她端尿盆。国忠每次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喂她喝水,帮她倒尿盆。为了给姐姐解闷,还会跟她打两圈扑克牌,可是姐姐的手没法拿牌,国忠就用牙膏盒设计一个可以夹牌的盒子,竖起牌给她看,“姐姐其实很聪明,我们每次打牌的时候,她都会跟我较真,有时我一疏忽还输给她了。”除了打牌,他时常会跟姐姐说故事、谈学校发生的事情,教她认拼音、算算术,写毛笔字给她看。

       由于房顶是铁皮搭建,一到夏天庆玲就热得直抽搐。为了给她降温,一家人只能去离村里几公里远的零食店买冰棍给她吃,用冰块给她敷手降温,有时骑车太慢,回来冰都融了,“姐姐有时热得睡不着,抽搐的时候会哭。8岁时候我也会忍不住跟着哭泣。后来我不哭了,不能在她面前哭泣,要让她感受到我们会和她一起坚强面对。现在最希望姐姐可以得到治疗,腰不再弯着那么难受。想背她到村里走走,让她看看外面的世界。有一天父母没法照顾姐姐,我也要带着她,一直照顾她,因为,她是我的姐姐!”说这话时,这个比同龄孩子更加懂事的孩子眼中有无比的坚定! 

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虽然有这个特殊的姐姐需要国忠付出很多的时间照顾,但这丝毫没影响到国忠的学习成绩。国忠在班里是班长,从小学至今的学习成绩都名列前茅。班主任杨老师告诉记者,“他从不与别人攀比,也从不向父母提任何过分的要求,还经常主动帮父母做一些家务事。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一直被评为学校的‘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因为要照顾姐姐,每次放学后他都不会在学校逗留,都是赶着回家。虽然家里如此困难,但还是很乐观,很乐于助人,在学校人缘也好,对于身边的同学有不懂的问题要请教,他也是很热心。”

       在采访中,父亲廖宇扬告诉记者,想买个助动器给女儿但经济无力承担,感觉对不住女儿,没有能力救治她,他在为有这么懂事的儿子自豪之余,更多的是愧疚,让他小小年纪替自己承担了太多责任。一旁的庆玲听着父亲的无奈,又一次抽泣起来,真挚的亲情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动容。希望有好心人对这个不幸的家庭伸出援手,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文:朱波  图:曾万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