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希祥:照顾病妻40载 书写至爱神话
来源:   时间:2014-02-27   浏览:  

我们在电视中曾经听过无数次的西方教堂结婚誓词中询问真心的中文版本:“……,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相信不少人听得无比感动,但心底还是认为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有的事。而梅江区西郊街道月影塘居委的现年73岁高龄的吴希祥老人却做到了,他用真实行动守候当初承诺,照顾病妻40载,与结发妻子同风雨,共患难,用忠贞与责任书写了一个至善至美爱的神话。

40年,她三番患重病,一病未好,另一病又来侵,生活不能自理,一直忍受着多种病痛折磨;40年,他无微不至、悉心照顾着她,几番东西南北带她寻医问药,每天帮她穿衣、洗漱、喂饭、按摩、端屎接尿……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当年风华正茂的他,如今已成为两鬓斑白的古稀老人。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吴希祥老家在梅县南口镇葵田村,正读高一那年,潮阳籍的母亲携带弟妹跟随做生意的父亲在潮阳定居,为了不耽误学业,吴希祥选择留在老家,一个人住在叔父家中。1964年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甘肃省平凉市的虹光电子管厂当技术员。

1969年春节,吴希祥与青梅竹马的吴凤娇喜结良缘,过上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留着齐耳短发,乌黑的眼睛,洁白的牙齿……”吴希祥说,妻子年轻时身材高挑,人漂亮……

1970年3月,他们的女儿出生了,虽然家庭生活负担加重了,但吴希祥每月都会将工资寄回给妻子打理,勤劳的妻子在带女儿的同时,还在生产队出勤挣工分,在当时的农村,生活虽算不上富裕,但日子倒也过得和美幸福。吴希祥不时会回来探亲,农闲时节,妻子也会带着女儿到甘肃小住一段。

灾难说来就来,1973年,吴凤娇患病毒性甲状腺肿大,到医院开刀治疗后成了哑巴,半年后,虽可以发声,但发音不清楚,要与她接触多了的人才能听得懂她的话,吴凤娇成了半个残疾人,赋闲在家,日常生活变得艰辛起来了。令远在甘肃的吴希祥非常焦急,按政策,技术员家属不能随迁。他要么把妻女交给岳父母帮忙照顾,要么带到单位的同时,更加认真工作,争取早日评上工程师(按厂规定,评上工程师的家属方可随迁)。

就在吴希祥具备条件准备参评工程师的1977年,吴凤娇又突然得了摇头病,躺在床上都摇,吃喝拉撒都需要人护理。远在甘肃的吴希祥请假回来,把妻子送到梅县精神病院治疗,治疗半个月后,妻子的病情没有丝毫的缓解,要上班的吴希祥只得把妻女带到甘肃,挤住在单位宿舍里。想到妻子经专门医院治疗后,仍摇个不停,吴希祥只得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恳求厂医院结合中医和西医给妻子治疗。目睹摇头不止的吴凤娇,厂医院犹豫了。吴希祥对厂医说:你就大胆治,治不好甚至治残了,我也不会怪你们的,我会给单位领导说清楚,不会连累你们。那时,吴希祥为了不耽误上班,同时又能照顾好妻子、孩子,他每天五点多起床,帮妻子穿衣服、洗漱后,买菜做饭,安顿孩子,然后喂妻子吃饭,随后他匆忙吃几口就去上班。走之前,还要把中午要吃的米饭蒸上。上班期间的上下午,他还要抽空回家给妻子喝水、吃点心、帮妻子上厕所,有时一上午要跑回去两趟。

经过厂医的中西医联合治疗一段时间后,吴凤娇的摇头病慢慢有了好转,生活稍微可以自理了。 1977年末,他评上了工程师,家属可以随迁,妻女的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每月有口粮配了,单位还给他分了家属房,他们的儿子又在1978年降生了。每当感到困顿时,他就会想着妻子的病朝着好的方面发展,自己的事业有了成绩,一双儿女又逐年长大等好的方面来安慰自己。

就在吴希祥憧景着能过上一般家庭生活时的1988年,吴凤娇竟得了“共济失调”病,行走非常困难,经常摔跤。吴希祥又第三次带着妻子走上了漫漫的求医路。

一旦听到那个地方有治疑难杂症的医生,他都会向单位请假,向厂工会借来钱,带着妻子前往治疗。1988年8月,他听人说,云南昆明军区有一能治各种疑难杂症的中医,他不惜花去几千元,千里迢迢地转几趟车带妻子去看病。那时,他每月工资还不到100元,除去妻子的医药费,要养一家4口,经济非常拮据。好在厂领导和同志都非常支持和关心他,告诉他:只要不影响工作,什么时候带妻子去看病都行,并报销吴希祥妻子报销80%的医药费。

在1989年,已调回梅州电光源厂的吴希祥,听说梅城东山桥黄屋有位老中医用针灸治疗,治好了不少人的疑难杂症,于是他就隔三差五带着妻子去治疗。那时候没有公共汽车,坐三轮车来回要花不少钱,吴希祥就利用1992年到上海出差的机会,向同事借来470元到上海凤凰自行车厂买回一辆特制的三轮车,从此他就用这辆脚踏三轮车载吴凤娇去治疗,直到那位老中医年事高无法行医才停止。吴凤娇的病情虽有好转,但不时还会摔跤。吴希祥就在家里,照着中医的按摩手法,每天上下午坚持给妻子按摩。5年前,一双儿女合资买来一张电动治疗床,吴希祥才不用那么辛苦给妻子按摩了。不光如此,要是听说那处地方有免费体验的治疗仪,吴希祥就会用三轮车载吴凤娇去体验。

从吴凤娇成为半哑巴起,不知有多少人看着吴希祥辛苦,都劝吴希祥不要再浪费钱了,自己趁早再找一个,吴希祥拒绝了。还有人劝吴希祥,何不找一个伴,一同来护理吴凤娇不就一举两得,吴希祥还是拒绝了。他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都成这样了,即使治不好也得坚持给她治疗,能好多少就多少,她是自己选择的妻子,当然要坚守当初的承诺。

几十年来,为了尽量避免妻子摔跤,吴希祥总是尽可能陪伴在妻子身边,尤其是退休后,他几乎没离开过妻子。即使是买菜和选购日用品,他都会用三轮车载妻子同去。即是这样,吴凤娇还是不时会摔跤,有两次还摔得较严重,要进医院治疗。平时,吴希祥随时都准备了跌打损伤的便药,像云南白药、破痛油、活络油等。吴希祥还笑称,他的妻子都成了“摔跤冠军”,可以申报世界吉尔斯纪录了。

处于病痛折磨的吴凤娇不时会对吴希祥说:我去自杀好了,让你过好一点。但每次,吴希祥都会劝妻子放下心来,安慰她:“得病是没办法的事,只要我在,就会照顾你到老。” 对她承诺: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为使妻子放松精神,开心一点,只要天气晴好,他都会用三轮车载妻子周游梅城,梅城的火车站、梅州大桥、嘉应大桥、东山大桥、一江两岸、归读公园、院士广场等景点,他们不知游了多少遍。从2003年起,邻居看到上了年纪的吴希祥还要骑三轮车载吴凤娇,特意赠送了一张轮椅给他们。自此,吴希祥每天早晨用轮椅推妻子去文化公园散心。

当问到是否觉得妻子拖累了自己时,他笑着摇摇头说:“几十年如一日地伺候,要说烦,肯定有过,但她是自己选择的,照顾她是我的责任,所以没啥好抱怨的。”

聊着这些艰辛的往事,吴希祥语气平静。他说,妻子得病是无可奈何的客观事实,作为丈夫应当关心,使她精神好一些,生活愉快一些,当然她也很体贴我,知道我辛苦,现在,只要坐着能干的活,她都会争取做,如择菜、洗菜、洗碗筷等。子女也孝顺,近期还给我请了钟点工帮我护理妻子。10年前,邻居送来一张轮椅,方便多了。

谈及今后的日子,他依然乐观:“我们夫妻都已70多岁了,没一般老人的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等病,二个子女都已成家立业,我不用操心了。我的退休工资又逐年提高,儿子媳妇虽在深圳居住,经常打电话回来,女儿、女婿每个星期天都会回来,往后生活会一天天更好。”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吴希祥40年里,日复一日地用心照顾着妻子。怎能不让人震撼!艰难地守候“不管穷还是富,不管健康还是疾病,到死也不分开!”的真挚情感让人动容。

吴希祥日常生活中对妻子无微不至的照顾

Copyright 2006 www.meiji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4414020045
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区委区政府办公室制作维护  备案号:粤ICP备05033793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