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品: 谁 都 惦 记
来源:   时间:2010-10-26   浏览:  

 

 小 品     
                   谁 都 惦 记
         

            该小品获得09年广东省群众文艺创作二等奖、梅州市一等奖
                 

                   编剧:梅江区文化宫 李伟东
  

  内容简介:家住乡下的贫困下岗工人老石得到了好心人李老板的三千元热心捐助,正筹划着如何利用这笔善款发展养殖摆脱困境,却接二连三地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来惦记这笔善款。作品以艺术的形式影射了社会上的某种不良现象,同时也呼吁社会对弱势群体要多一份关爱和同情。
 
    时间:当前
地点:乡下老石家
人物:老石、泼妇、老刘、秘书(泼妇、老刘、秘书可一人兼演)
    【简陋的农家小院。老石手里拿着一叠钱笑咪咪地上。
    【幕后传来:“哇,老石,哪来这些钱呀?发财了?”
老石    嘿,我上哪发财去?是好心人给的慰问金。(到台中)这小李子真了不起,前些年跟我一起下岗的,外出创业发了财,这次回来听说我在乡下生活困难,今天专程来送慰问金——三千呐!真是好人啊!嗯,我得计划计划这三千块钱得怎么用?(盘算)买五头小猪一千块差不多,修猪栏买材料一千块也应该够了,剩下的再买……
    【泼妇拎着死鸡、死鸭气冲冲闯进来。(此人说话爱喷口水)
泼妇    (接话)买鸡、买鸭!(递死鸡鸭)抓紧拿钱!
老石    (不接、把钱揣起)喂喂喂,大嫂……
泼妇    (打断)看你一脸褶子管谁叫大嫂呀?(手叉腰)再叫一句我听听!
老石    哦大姐……哦不……大妹子,我、我没说要买鸡鸭……
泼妇    告诉你!今天你是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把死鸡鸭扔向老石)
老石    (接住、差点跌倒)你、你强买强卖呀?你、你这是……
泼妇    (打断)嗯,叫你花钱花在明处!刚才那两辆车是从你家走的吧?
老石    嗯。那轿车是李老板的,面包车是我们厂的。
泼妇    这就对了,那辆轿车刚从我家门口过去,那辆面包车嗖地就飞过来了,只听噗噗两声……(喷老石一脸口水)你看,(一指鸡鸭)就这样了。
老石    (擦脸)那面包车压死了鸡鸭,你找司机呀,找我干什么?
泼妇    当时那司机还想跑!我呸!(喷老石一脸)我一个饿虎扑食再一个猛虎下山,又噗一声……(喷老石一脸)
老石    (擦脸)把母老虎撞了……哦不……把、把你撞了?
泼妇    你这乌鸦嘴!噗一声车停了,(喷老石一脸)从车上下来个秃瓢。
老石    (擦脸)还有蒜味呢。哦,那秃瓢是牛副厂长,他赔你钱了?
泼妇    我呸!(喷老石一脸)这是那个牛秃瓢开的条,(递纸条)他说是为你老石送慰问金车才从这经过,才压死鸡鸭的,让你买单。
老石    (擦脸、看纸条)这……这是什么道理嘛?
泼妇    你有没有点良心!三千元慰问金,一只鸡鸭这点小钱你都舍不得出!
老石    (想想)唉,说的也是,为我办事压死人家的鸡鸭,怎么能让厂里出这笔钱呢,这样吧,大嫂……
泼妇    (打断)你叫我什么?(手叉腰)再叫一句我听听!
老石    对对,大姐……哦不……大妹子,那你说我得赔你多少钱?
泼妇    不多,就五百。
老石    哎哟妈呀!(一下瘫软在地、鸡鸭掉在地上)土匪呀……
泼妇    我呸!你知道我是什么鸡?你知道我是什么鸭?唉?人呢?(发现老石)哦坐着呢,你坐着我也得跟你说清楚!这鸡早晨打鸣晚上下双黄蛋呐,这鸭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啊,自从有这只鸭看门护院我们家就再也不用养狗了!(装哭)我的鸡我的鸭呀,你哥俩死得好惨啊……
老石    就一只鸡一只鸭,你要五百?这、这也太多了。
泼妇    一听要出钱就想放赖呀?(上前将老石拽起)你给我起来!赔不赔?!(喷老石一脸)好,不赔是吧?(喊)非礼了!非礼了!
老石    大嫂,哦不,大姐,哦不,大妹子大妹子,求你别喊了,我赔、我赔,(痛苦地)我赔你还不行嘛!(算钱递过去)拿着,算我倒霉。
泼妇    算你识相!那牛秃瓢多牛,一喊非礼就乖乖给我开条!想跟老娘斗?我呸!(旁白)早知道他是个软茄子我就多黑他几百!(扭着屁股下)
    【望着泼妇的背影,老石痛苦而气愤地把钱攥在拳头中。
老石    (把鸡鸭捡起放在一边)花天价买了这两个死东西,这是什么事嘛,嗐,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好端端让人惦记走五百块,算了,去财免灾嘛。唉,我刚才怎么计划了?(想想)哦对了,一千块买小猪,一千块买修猪栏的材料,剩下的钱买……
    【老刘急匆匆地上。
老刘    (接话)买烟、买茶!
老石    (把钱揣起)我、我不买烟也不买茶。
老刘    嘿,你不买谁买。(见鸡鸭)呀嗬,慰问金还没揣热乎就杀鸡杀鸭了。
老石    杀什么杀,气死的!老刘,慰问金的事你也知道?
老刘    那当然。那帮人不知你家在哪就去了村委会,村领导都不在家就留下我一个把门的,我一看这些人除了大肚子就是秃瓢再就是戴眼镜的,以为上级领导来视察呢,哪敢怠慢,赶紧沏茶倒水得伺候好人家呀。
老石    (感激地)老刘,真是辛苦你了。
老刘    不辛苦,命苦。唉,那个……(想想)哦对……那个秃瓢……
老石    (接话)那是我们厂的牛副厂长。
老刘    是够牛的!他说:你们堂堂的村委会就这么招待客人?连烟都没有?哎哟,当时把我羞得脸都差点放裤裆里,赶紧跑到徐瘸子小卖店买了两条烟回来。嘿,结果没抽完的烟全被那个牛秃瓢给带走了。
老石    呵呵,这个牛副厂长平时就爱占点小便宜。
老刘    哼,还得说那个大肚子实惠……
老石    (接话)那大肚子是车间主任小朱。
老刘    小猪?老母猪也没他胃口大!他说咱村的茶好喝硬是拿走五包,说你今天发财了让我找你买单。你看票子我都给你带来了。(递票子)
老石    啊?(不接)凭什么我买单呐!
老刘    老石,还有点良心吗?你拿了三千元慰问金,七百五你都舍不得出!
老石    多少?
老刘    七百五啊。
老石    我的妈呀!(一下瘫软在地)打劫呀……
老刘    绝对没多收你一分钱!唉?人呢?(发现老石)哦坐着呢,你坐着我也得给你算清楚:两条烟二百五,咱村的绿色有机茶批发价一百元一包,五包就是五百,加起来一共是七百五。(伸手)拿钱吧?
老石    (痛苦地)钱钱钱,村里的应酬费凭啥叫我出啊?
老刘    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伺候那几个孙子呢!告诉你,别一听要出钱就放赖!这钱你要不出村里就得扣我工资,(拽他)起来拿钱!
老石    我腿软起不来呀。
老刘    (扶)坚强点站直了就是男人!嗐,现在我腿软啊老石,我不容易呀,老伴瘫痪、儿子没娶、女儿没嫁,一家四张嘴就指着我这点工资啊……
老石    好了别说了,(痛苦地递八张钞票)拿去吧。
老刘    (高兴地接过)我就知道你老石是个痛快人,(递50元票)呵,早就准备好了。老石,村委会没人我得抓紧赶回去。(旁白)呵呵,这钱来得真容易,我咋不说成十包茶叶呢。(下)
老石    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又让人惦记走七百五。你老刘不容易,我日子也不好过呀。(盘算着)再算算:去了一个五百,再去了一个七百五,加起来就是一千二百五,还剩一千七百五。(想想)唉,只能先买两头小猪先修一间猪栏了,估计一千块钱差不多,剩下的钱……(左右看看、把钱揣起)剩下的钱再买……
    【秘书(戴眼镜)醉醺醺地上。(此人常打饱嗝)
秘书    (接话)买什么?一只鸡一只鸭还不够改善伙食?(打饱嗝)
老石    嗐,我改善什么呀。(诉苦)张秘书你来的正好,那三千块钱还没揣热,人家就惦记,(欲哭)我……我心里委屈呀。
秘书    肯定是老牛和小朱这两个家伙!
老石    嗯。
秘书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上头三令五申督促要对下岗职工关心爱护!怎么能见便宜就占?太贪心了,太不是人了!太……那个……什么了。
老石    张秘书,我心里的委屈除了你没谁好诉苦了。
秘书    你放心,一定严肃处理!(打饱嗝、声音软下来)可我处理不了啊,人家比我官大呀,不处理我就不错了。
老石    那我就这么吃哑巴亏了?
秘书    别拿鸡蛋碰石头了,算了,认命吧。就这次慰问金的事,要不是我一再坚持,这天上的馅饼能砸到你头上?
老石    我心里清楚,张秘书一直以来都是热心肠的人。
秘书    人呐,太热心肠会给自己惹麻烦的,你……(打饱嗝)懂吗?
老石    (摇头)“……”什么麻烦?
秘书    李老板一出手就给你三千呐!你说能不请人家吃顿便饭吗?老牛、小朱那两个铁公鸡一毛不拔!厂工会的情况你最了解,五个人办公才三个办公室,年前买的那辆宝马到现在还没钱入户,工会穷啊,穷得除了我们这几个喘气的啥也没有啊……
老石    (旁白)听着好像不太穷啊。
秘书    工会拿不出钱,这顿饭不请还不好,没办法,只好我私人掏腰包了。
老石    怎么能让你私人掏腰包,不行,张秘书,这顿饭我买单。
秘书    怎么能叫你买单呢,你下了岗又在农村,生活这么困难……
老石    我就是再穷也得讲点良心啊,(掏钱)多少钱?我出!
秘书    不行。我虽说工资不高,一顿饭钱还出得起,(打饱嗝)大不了孩子这学期兴趣班不上了。
老石    张秘书,误了孩子前途我良心更过意不去,说什么这钱都得我出!
秘书    老石,咱们是老同事、好兄弟还分什么你我,谁出钱还不是一样嘛。
老石    不行,这钱我出定了!帮我办事让你出钱,哪有这个道理嘛。
秘书    我能帮你争取到三千块钱慰问金,出点钱也算值得嘛。
老石    张秘书我求你了,这顿饭钱让我出吧?你就满足我这小小的要求吧?
秘书    (搂住老石)太感动了,真是太感动了。(打饱嗝)老石啊,既然你这么强烈地要求,我只好答应你吧。(递发票)这是发票。
老石    (高兴地接过发票)“……”(突然地)啊!一千五!(站不稳)
秘书    (赶紧搀扶)喂喂,你没喝酒怎么站不稳呢?
老石    (痛苦地)一顿便饭?天呐,我一年也吃不了这么多钱呐。
秘书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吃这么多钱?(打饱嗝)菜钱才三百四,两瓶洋酒一千一百六,准确地说是喝了这么多钱!
老石    我的妈呀……(瘫软在地)喝这么好的酒能上天呐。
秘书    这叫应酬!(回头)唉?人呢?(发现老石)哦,坐着呢,你坐着我也得跟你解释清楚!我们喝洋酒是有原因的……
老石    (拍打胸口)“……”啥原因?馋呗。
秘书    你好好想想,李老板是我们厂培养出来的杰出企业家,是不是值得我们好好庆祝一下?(打饱嗝)
老石    (傻乎乎地点头)“……”
秘书    他做外贸生意常接触洋人,戴洋表、坐洋车、住洋房、开洋荤,(打饱嗝)不招待他喝洋酒能对得起人家吗?喂,你别总坐着,起来呀。
老石    我、我腿软。
秘书    我说老石,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出钱,现在就腿软了?
老石    张秘书,我没多少钱了。
秘书    阎王爷耍把戏——你骗鬼呀!你别没良心啊,当初统计困难下岗职工的时候,要不是我给你登记在册,你呀,喝西北风去吧!
老石    你看我这环境还不够困难吗?
秘书    你困不困难那得看我手中的笔!我往这边一挥你就困难,(打饱嗝)往那边一挥你就不困难!(将他拉起)不识好人心,真不像个男人!
老石    (欲哭无泪)别说了!(递钱)钱都在这呢,都拿去吧!
秘书    这可不行,一是一二是二,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中层干部。(算钱)这是十五张一千五,剩下的钱……(一看)哇,这帮家伙够黑的,就剩二百五了?(递钱)老石,我有事先走了。(走)
    【老石接过钱呆呆地一言不发。
秘书    (直摇头、旁白)多亏我没说成三瓶洋酒。(打饱嗝)这李老板小气鬼,一瓶二锅头两碗面害得我直打饱嗝。(打着饱嗝下)
    【忧伤的音乐起。
老石    (傻笑)哼哼,又让人惦记走一千五。小李子的一片好心啊,就剩二百五了!还有没有谁惦记?还有没有谁惦记?!(拎起鸡鸭)还有这死鸡死鸭?有没有谁惦记呀!?(左右看看)没人惦记了?(突然地)我呸!非礼了!非礼了!我老石被人非礼了!(蹲下抱头痛哭)
    【剧终。

Copyright 2006 www.meiji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4414020045
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区委区政府办公室制作维护  备案号:粤ICP备05033793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