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口相声 比 爸 爸
来源:   时间:2010-08-02   浏览:  

     对口相声 
                   比 爸 爸
                     

                             第五届“西岗杯”全国相声新人新作大赛获奖奖作品
作者:李伟东
    【甲、乙分别对照着手中的纸条从两侧上场。
甲    嗯,到了。(揣起纸条)
乙    没错,就是这儿。(揣起纸条)
甲    (看乙)唉?二白话!
乙    (看甲)哎呀!大明白!(二人握手)
甲    这些年没见了,真没想到在这遇见你。这是干嘛去呀?
乙    哦,看我爸爸……啊……的工程。呵,我爸爸在前面有个工地,没事我就去帮他管理管理。
甲    二白话,你爸爸还搞建筑呢?
乙    哦,都是小打小闹,像什么:给故宫翻新装修了,给“鸟巢”焊点钢筋框架了,给“水立方”砌个水池子什么的,都是些小工程。
甲    吹,卯足了劲儿吹,一听你吹牛我就生气。
乙    我看你是嫉妒、眼红。
甲    别忘了,你爸爸要不是我爸爸扶持,他能当老板吗?
乙    对,这话不假,我爸爸能当上老板还真得感谢你爸爸。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爸爸要不得到好处,他能扶持我爸爸吗?
甲    别瞎白话!
乙    这可不是瞎白话,实事求是嘛。
甲    我看是忘恩负义!当年建村委会大楼,要不是我爸爸能有你爸爸的份?
乙    那你也该明白,我爸爸要不花钱帮你爸爸买选票,他能当上村长吗?
甲    我爸爸能当上村长,那说明他群众基础好。
乙    对,基础是不错,我爸爸为了帮你爸爸打好群众基础差点把房子卖了。
甲    你爸爸是舍小家顾‘大家’,没多久就承包学校工程,一下就赚好几万呐!
乙    有啥用?没几天就赶上你奶奶过生日,我爸爸一个红包就八千呐!咳,也该着倒霉,又赶上个闰月,你奶奶这俩生日我爸爸就损失一万六啊!
甲    花点小钱就心疼啊?
乙    不单心疼,肝都疼!没几天又赶上你爷爷乔迁新居……
甲    (打断)喂,什么乔迁新居?我爷爷早都过世了。
乙    对呀,你爸爸把他抠出来又换个地方埋了,这不是“乔迁新居”嘛。
甲    出点钱还有点不情愿?告诉你爸爸,别发了财忘本!
乙    告诉你爸爸,别得了便宜卖乖!
甲    什么话嘛?我爸爸做人是堂堂正正!
乙    哼,我爸爸办事儿也算是雷厉风行!
甲    我爸爸驰骋官场是一步一个脚印。
乙    (对观众)哼,那大脚丫子不知踩伤了多少人的脊梁啊。
甲    我爸爸做官靠的是业绩。
乙    (对观众)哼,那业绩后面有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哟。
甲    我爸爸为官时刻都把老百姓挂在心上。
乙    (对观众)是挂在心上,天天都算计怎么才能把老百姓的血汗钱弄过来。
甲    (仿佛听到)唉,你嘟哝什么呢?
乙    哦,没什么。吹,你接着吹!
甲    吹牛我不如你,反正我就知道我爸爸对你爸爸是恩重如山!
乙    我爸爸对你爸爸也算情深谊厚!
甲    别忘了,我爸爸当了乡长以后也没少照顾你爸爸。
乙    这得承认。不过,我爸爸的好烟好酒鸡鸭鹅狗你爸爸也没少享受!
甲    那也算享受?全乡铺水泥路面,你爸爸赚得嘴里都往外流油!
乙    那有啥用,你奶奶一年住了八次医院呐,我爸爸腿都跑软了。心想:这老太太再不快点死,我就破产喽。
甲    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乙    本来就是嘛,你奶奶都习惯性住院了。
甲    你奶奶才把医院当宾馆呢!
乙    有一次你奶奶跟我爸爸说:(学老太太讲话)二白话他爸,你要做好周密的计划,我正准备迈着矫健的步伐,朝着医院的大门第九次横跨,哼,跨不进去我就往里爬,(看甲)嘿,小样,出钱吧。
甲    去!(挠头)不对呀,我记得我奶奶那年就住了八次院呐。
乙    你奶奶跟医生说:(学老太)医生,我闲着没事过来溜达,开个标准房吧。
甲    你住宾馆呀!
乙    别小瞧我老太太,(拍胸脯)有钱!包月咋样?要不包年也成。
甲    你装宽带呢!
乙    不让住院也行,我怀疑前列腺增生,你给我开点盖中盖外加杜冷丁。
甲    嗐,不像话!
乙    你看人家医生怎么说:老太太,你除了手指甲增生,哪都没病。哼!我要是医生啊,别说手指甲?连手都给她切除!看她还敢拿不干净的钱!
甲    二白话,别没影的事你瞎白话,说点正事。
乙    嗯,对了,大明白,这些年没见,你上哪去了?
甲    哦,我爸爸升官了在县里任职,我们一家就搬到县城去了。
乙    哦。我爸爸也在县城开了个建筑公司。
甲    到了县城以后,我爸爸干工作是兢兢业业。
乙    那时候,我爸爸做工程也是勤勤恳恳。
甲    我爸爸忙工作忙得是废寝忘食。
乙    我爸爸干工程干得是夜以继日。
甲    我爸爸为工作经常都加班加点。
乙    我爸爸为工程整天都忙东忙西。
甲    我爸爸为了应酬,经常出入饭店酒楼。
乙    我爸爸为了业务,常去K吧一展歌喉。(唱)啊……
甲    (打断)我爸爸是经常人家出钱请他。
乙    我爸爸是习惯性出钱请人家。
甲    我爸爸为了应酬,学会了麻将和牌九!
乙    我爸爸为了业务,喜欢上旅游和泡妞!
甲    你爸爸都泡妞啦?
乙    没办法,业务嘛。带领导旅游不帮他泡妞能对得起人家?做人得厚道嘛。
甲    还厚道?这是在腐蚀干部!
乙    关键是你不腐蚀他,他也不照顾你呀。大伙评评理:我爸爸出的钱呐,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心里得急成啥样?(哭相)你说我爸爸他容易吗?
甲    告诉你,我爸爸忘我的工作和应酬,终于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乙    不是跟你吹,我爸爸经常性的旅游和泡妞,也得到了相应的回报。
甲    我爸爸终于当上了部门的一把手。
乙    我爸爸基本也成了建筑业的巨头。
甲    我爸爸权利大了,求他办事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乙    我爸爸钱包鼓了,发财的门路也越来越广了。
甲    我爸爸玩牌玩上瘾了,经常出差去澳门豪赌。
乙    我爸爸旅游都成习惯了,没事就去泰国看人妖。
甲    我爸爸的格言是:人生一世不尽情享受手中的权利,就过期作废!
乙    我爸爸的宗旨是:人这辈子要不活得潇洒大方,都对不起兜里的钞票!
甲    我爸爸他游遍了大江南北。
乙    我爸爸也踏遍了海角天涯。
甲    我爸爸旅游是有人买单的。
乙    我爸爸买单是有一定目的的。
甲    我爸爸旅游常带家属去。
乙    我爸爸旅游常带别人的家属。
甲    啊?是情妇吧?
乙    什么情妇?是保镖。
甲    你爸爸都有保镖了?
乙    那当然,还是个女的呢。
甲    女保镖?
乙    废话,男的谁请啊。这保镖:大学毕业模特身材,相貌端庄时代风采。
甲    (对观众)呵,哪是保镖?分明是:给钱就乱来,没钱就拜拜。
乙    呵,这就叫综合实力。你爸爸行吗?别说保镖?保姆都请不起!
甲    二白话,你真是吹牛都不眨眼。
乙    这可不是吹,你爸爸要有钱都能把拉登请来当会计。
甲    我爸爸虽然没你爸爸有钱,但他的事业是如日中天。
乙    我爸爸虽说没你爸爸有权,可他的生意是越做越强。
甲    我爸爸的权利越来越大了,享受也发生实质性的变化了。
乙    我爸爸的钱包也越来越鼓了,嗜好也随着潮流越来越离谱了。
甲    后来我爸爸在市里买了个套房。
乙    我爸爸也在城里盖了栋别墅。
甲    买了套房以后,我爸爸就常住“沙家浜”了。
乙    有了别墅以后,我爸爸就死守“根据地”喽。
甲    没多久,我爸爸就买了辆轿车。
乙    我爸爸光奥迪就两辆,专门一辆是给保姆买菜用的。
甲    真能瞎白话。告诉你,我爸爸还专门请了个私人医生呢!
乙    私人医生?我爸爸手下专职兽医就俩!
甲    真能吹!要兽医干嘛?
乙    养宠物嘛。告诉你,这还不算什么,我爸爸保姆都请了五个!
甲    真能白话,请那么多保姆干嘛?
乙    一个炒菜做饭、一个洗洗涮涮,一个浇花种草、一个放哨值班。
甲    呵,还放哨值班?搞地下工作呀?
乙    还大明白呢?就是门卫嘛。
甲    (屈指算)唉?那也不对呀?这才四个呀?
乙    哦,最后这个就是天天化妆打扮,穿得透明鲜艳,只要钱不要脸的……
甲    (抢话)哇,二奶呀!
乙    哼,这个二奶纯属笨蛋,她这位置我爸爸是经常更换!
甲    呵,你爸爸还经常换二奶呀?
乙    钱多了不用,砸手里咋办?不换白不换!只要别把我妈妈换了,他爱怎么换就怎么换!他要能打破世界记录,我都能生产地对空导弹!
甲    (握乙的手)二白话,啥也别说了,同病相怜呐。
乙    (疑惑地)大明白,你爸爸也这个情况?
甲    (伤感地)他那个套房就是给他的情妇买的呀。
乙    (同情地)大明白,那你得留个心眼,一定要嘱咐你爸爸,得采取措施啊,千万别让他情妇给你生个小弟弟呀,要不将来跟你分遗产呐!
甲    (欲哭)不用嘱咐了。没多久,我爸爸就提出要跟我妈妈离婚。
乙    我爸爸虽然在外边乱来,一直也没和我妈妈摊牌,始终处于冷战状态。
甲    他们闹了一年多,后来终于协议离婚了。
乙    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就这么解体喽。我们家幸运点,“一国两制”。
甲    那旧房子就是留给我和妈妈的唯一财产,我们母子在那相依为命啊。
乙    乡下的房子是破了点,不过我们娘俩也过得衣食无忧。我还建议我妈别亏了自己,爸爸在城里包二奶,你就不能在乡下给他戴几顶绿帽子!
甲    一转眼,我有几年没见过爸爸了。
乙    一晃儿,爸爸也有年头儿没和我们联系了。
甲    后来,我爸爸被双规了。
乙    我爸爸也出事儿了。
甲    (伤心地)没几天,我爸爸就被检察院带走了,还戴了手铐啊。
乙    (伤心地)戴手铐算什么呀?我爸爸是被四个便衣抬上车的……
甲    你爸爸什么时候瘫痪的?
乙    你爸爸才半身不遂呐!他戴手铐和脚镣,不抬他能上去警车呀?(拍大腿哭)你说我爸爸他容易吗?
甲    唉?什么事这么严重啊?
乙    他承建的办公楼塌了,你说能不严重吗?要不是他多喝了几杯茶跑了躺厕所,早就埋在楼底下了,(拍胸脯大哭)一想起来我就后怕呀。
甲    (突然地)喂,是不是西城区的那个办公楼?
乙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甲    那个工程就是我爸爸手里发包出去的呀!(哭)
乙    啊?!(抓住甲)都怪你爸爸!要不把那个工程包给我爸爸能出事吗?
甲    (抓住乙)都怪你爸爸!他要不偷工减料,我爸爸能受牵连吗?
乙    都怪你爸爸!他要不拿回扣,我爸爸敢偷工减料吗?
甲    是你爸爸把我爸爸拉下水的!
乙    是你爸爸推我爸爸进油锅的!
甲    要不是你爸爸,我爸爸就不能被双规!
乙    要不是你爸爸,我爸爸就不能被逮捕!
甲    (哭)呜……我爸爸这回可惨了。
乙    (哭)呜……我爸爸也好不哪去呀。
甲    我爸爸城里的套房被封了,情妇跟人家跑了。
乙    那算什么,我爸爸的宠物都改嫁了。
甲    (哭)我爸爸的非法所得都被没收了!
乙    (哭)我爸爸的银行账户全被冻结了!
甲    (大哭)呜……开除还是小事,听说要被判刑啊。
乙    (大哭)呜……判刑算什么?我爸爸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甲    (回头看一眼)我爸爸现在就在这个看守所关着呢。
乙    (回头一指)我爸爸也在那里边儿遭罪呢。
甲    那里边儿没沙发床,我爸爸他能习惯吗?
乙    那里边儿没桑拿房,我爸爸可怎么活哟?
甲    那里边儿没饭店,我爸爸他吃什么呀?
乙    那里边儿没保姆,我爸爸的衣服谁洗哟?
甲    我爸爸一天不吃燕窝就体力不支啊。
乙    我爸爸一顿没茅台都得精神失常啊。
甲    (伤心地)呜呜……别吹牛了,赶紧去看看他们吧。
乙    (痛苦地)呜呜……早知今日……
甲    (哭)何必当初啊。(擦着泪下)
乙    (哭)喂,回来!
甲    干嘛呀?
乙    还没谢幕呢。
    【二人谢幕。

Copyright 2006 www.meiji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4414020045
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区委区政府办公室制作维护  备案号:粤ICP备05033793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